欢迎来到南京顾永成律师网!专业领域:专利纠纷,企业法律顾问,经济纠纷以及医疗事故纠纷。
办案经验 当前位置:首页 - 办案经验 - 详细信息
赔偿数额取决于你的谈判能力
发布时间:2018/7/13 9:25:21  阅读:162

2005年8月的一天,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说他的朋友的家人在医院看病被医生推拿时掰断了腿,尔后诊断为多发性骨髓瘤,现在他们家人要打医疗官司,问我是否打过医疗官司,“我没打过”,我实话实说,“但我也能做!”“不是啊,他们家人想找一个能打医疗官司的大律师。”朋友说道。“那好吧!”

      我能理解。三天后,朋友又打来电话,说他的朋友找了南京三家律所专打医疗官司的律师都说很难打赢,他们想明天见我一面谈谈。看在朋友的面子上,我就见上一面吧。第二天下午两点他们到了,谈了不到一个小时,他们说:“顾律师,我们看你嘴挺能讲的,说出了我们想说的话,你就帮我们打这个官司吧。”“那我可不敢保证能打赢这个官司。”我微笑着说道。“打不赢不怪你,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律师费一分不少你的。”他们还挺爽气的哈。看了一下材料得知:这位女患者40多岁,因腰部疼痛于2005年4月前往南京某三甲医院诊治,院方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行手法治疗,在8月份的一次推拿治疗中被医生用力过猛掰断了大腿,后在行左股骨粗隆下骨折术中取局部断段组织病理检查显示为多发性骨髓瘤。由于误诊错把多发性骨髓瘤表现出来的症状腰痛当做腰椎间盘突出来治,并掰断腿骨,造成患者严重的身心痛苦且延误治疗4个多月,因此患者提出20万元的赔偿要求。医疗官司的确很难打赢,即使打赢也很难获得满意的赔偿数额,问题出在医疗事故鉴定专家组和法院很少能够给予公正的鉴定和裁判!很难打赢并不意味着不能获得赔偿,我可以用谈判的方式解决问题。既然谈判必将涉及到技术问题,我不能在医学术语和诊疗规范方面的知识点输给院方,怎么办,好办,用一天的时间在图书馆查阅相关的医学书籍,搞懂、做笔记、强化记忆。过完国庆节,在院方的会议室我代表患方独自一人同院方的医务处主任、法律顾问、骨科主任展开谈判。院方表示:我们承认骨折是医疗事故,但误诊骨髓瘤不是医疗事故,这是患者的原发病,不是我们医院造成的。我们骨科医生不可能对每一个病人都进行验血、验尿、骨髓穿刺,这样做病人也不会接受,再说此病也无法早期诊断出来。我反驳道:此病早期完全可以诊断出来,可以通过血清单克隆免疫球蛋白异常增多、尿液尿本周氏蛋白阳性、骨髓穿刺可见浆细胞异常增生、影像学检查可见骨骼溶骨性骨质缺损或骨质疏松,以现在的医疗手段完全可以诊断出来。院方又说:我们没有误诊,我们当初的诊断是腰椎间盘突出,到后来请省人民医院的骨科专家来看也说是腰椎间盘突出。我不满意院方的说法:你们4个多月检查不出病因,不见好转,就应尽高度注意义务,全面检查,你们不能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局部性思维,而应该是整体、全面性思维。院方理缺词穷:你说服不了我,我也说服不了你,我们可以提请医疗事故鉴定。也可走司法程序,法院判多少就给多少。我们也可调解,但要双方都要能接受,赔偿数额不是院长一人说了算的,要经过大家讨论决定的,要向全院职工交代得过去。我表示:我认为你们确实是由于误诊致使骨髓瘤的最佳抢救时机被延误,应当承担责任,希望你们拿出诚意解决问题。院方的态度不再强硬:你们不要老是抱着20万不动,可以给个新的报价,我们好向院长汇报,我们可以协商解决。我说:你们也不要老是说只给3万,这样不好谈。又经过多次艰难的谈判,院方最终同意支付12万的赔偿金以了结纠纷。终于,也是好不容易地争取到了赔偿。

版权所有:南京顾永成律师网
苏ICP备18044823号

南京顾永成律师网
联 系 人:顾永成
联系电话:15365150899
电子邮箱:guyongcheng168@aliyun.com
律所地址:南京市鼓楼区云南路20号B座501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