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南京顾永成律师网!专业领域:专利纠纷,企业法律顾问,经济纠纷以及医疗事故纠纷。
办案经验 当前位置:首页 - 办案经验 - 详细信息
一篇代理词改变了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
发布时间:2018/7/13 9:26:03  阅读:211
      2006年6月的一天,我正在贵阳出差时接到律所行政小马的电话,说如皋的一位读者在《江苏法制报》上看到我们所的介绍慕名前来咨询委托代理之事,所里的其他律师都不愿意接案,因为一审已经判决这位读者的家人败诉,二审上诉改判的可能几乎没有,做律师的众所周知。“那我也不接了”我说道,“可是主任点名让你办了,他说你不走寻常路,总会给人意想不到的结果。”电话那头传来行政的声音。案情是这样的,原告戴涛在上中学时被发现患有精神病。1992年7月,原告被送至被告如皋市江滨医院住院治疗,后因被告管理不善致使原告于1993年12月18日从被告处出走,当时原告双脚完好,当月24日,原告被家人找到,并再次被送到被告处。两周后原告的父亲探望原告时,发现原告的双脚严重冻伤,已经溃烂。在原告父亲强烈要求下,被告才于1994年1月27日将原告送至如皋市人民医院治疗,经医生诊断为双足踝冻伤湿性坏疽,并进行了双小腿中上1/3截肢,所用医疗费用由被告支付。同年2月17日,原告出院,在家中卧床不起。原告的姐姐自1994年以来一直在家照顾原告,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心血 ,支付了巨额费用。因此原告的姐姐2006年2月9日诉至法院要求被告赔偿原告住院伙食补助费378元,营养费8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5000元,护理费含后续32890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1280元。2006年7月如皋市法院以原告超过诉讼时效为由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很多外行人都认为打官司打的是证据,其实不然。官司的输赢取决于多方面因素,包括:是否能够准确认定事实,是否具有足够支撑该事实的证据,证据是否能被法官采信,律师是否具有良好的沟通力、说服力、感染力来让法官倾向于自己,法官在办案中是否受到对方当事人的利益诱惑,法官是否受到上级领导的压力,法官是否受到亲朋好友的招呼。二审案件想要改判大多数都要找人。我不是南通当地的律师,我够不上南通中院的关系,我只有靠自己的智力找到解决方案。我要先写一篇有撼动力的代理词,我不能采用把事实说清、把法条阐明的形式来写,我要换一种能够触动法官的精神世界及其灵魂的形式来写,从而作出有利于我的当事人的公正判决。我上诉经过庭审辩论后,南通中院于2006年12月作出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如皋市法院不得不另行组成合议庭审理该案,判决被告赔偿我的当事人原告15万元护理费。我为该案撰写的代理词如下:
代 理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江苏洪武律师事务所接受王建的委托指派我担任上诉人戴涛的委托代理人,代理人现就本案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我们有过这样的体会,当我们下楼或者骑车时,不小心摔伤了,我们无法因为这种伤害获得赔偿。因为这种伤害不是任何人造成的。但是我要说的是,如果这种伤害能够补救的话,我们就应当进行补救。如果伤害是某个致害人造成的,我们就应当让这个致害人为此付出代价。
如果你骨折了,骨头可能会慢慢愈合;如果你被菜刀划了一下,伤口可能会痊愈;如果你感染了病菌,给你打一针可能就会杀死病菌。但是我们没有人能为上诉人做点什么,上诉人戴涛的双腿被锯掉了,就是因为被告方医院的疏忽管理与漠视态度。世上的医生都无法再让他长出健全的双腿了。
      从现在起,上诉人再也不能站立行走了,他每天要忍受截肢的折磨,要忍受大小便不能自理的臭气的熏陶。他将痛苦地在污秽不堪的床上度过一生。痛苦是一种很容易说的事情,大多数人都尽力忘却痛苦,不管这种痛苦是由于亲人死去还是四肢受到伤害,也不管是他丧失了记忆还是想象,我们都在努力地忘却痛苦。但是我们的上诉人不得不每天面临他所遭受的痛苦与折磨,而这一切自从1994年1月27日起就一直伴随着上诉人直至一生。
上诉人的双腿被锯,让我说这远远不止是一个悲剧。这实在是一个巨大的不幸。在我看来,生活中出现这种情况,完全是对一个人的一种毁灭性打击。
      哦,被告可以说上诉人本来就是个精神病人,不值这么多钱,对,他是有精神病,我不能告诉法庭上诉人的病情将来是恶化还是康复。但我要说的是,上诉人有生活的权利,有站立行走的权利,密尔顿曾经写道,精神在自己的领地里自为其主。上诉人是有精神病,但他可以自由地走出户外呼吸新鲜空气,遥望日落日出,与大自然亲密地接触。不能因为他目前是个精神病人就可以任人剥夺他的行走权利。不要忘了,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社会竞争的加剧,我们的身体也有可能患上生理上或者精神上的疾病,或者哪一天我们出门在外遭遇意外事故而受到伤害,到那时我们也同样需要别人公平的对待。
       被告也许会说,32万,太多了,不可能。那么我们就不能不考察一下我国改革开放初期的工资水平与现在的工资水平,今年的猪肉价格与去年的猪肉价格同比增长了多少?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增长幅度的变化是多么巨大!恳请法庭不要作出倾向被告的判决,不要作出折中判决,不要说,“啊,砍去一半或者少给他点”。不完全的公正等于不公正。
        如果我们有办法让上诉人的腿脚重新长出,我们今天就不会到这里来了。这也是上诉人最想要的,但是他这一生都已经不可能得到。对于上诉人唯一的补救办法就是确保上诉人得到他应当得到的赔偿。
当我们把自己的身体托付给医院时,这不是一场游戏,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现在是公众的良知终结被告方医院疏忽管理与漠视态度的时候了。请法庭作出公正的判决来警醒医院吧!
       上诉人请求的是公正,如果法庭的判决考虑到了这个年轻人在他短短的一生中所遭受的巨大苦难,那么法庭就会为自己作出的判决感到欣慰,正义也就实现了!

版权所有:南京顾永成律师网
苏ICP备18044823号

南京顾永成律师网
联 系 人:顾永成
联系电话:15365150899
电子邮箱:guyongcheng168@aliyun.com
律所地址:南京市鼓楼区云南路20号B座501室